1. <rt id="yrvjm"></rt>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作品 >> 小說 >> 內容

      丁二社長和他的妻子/瀘州. 稅遠才

      時間:2011/11/30 7:20:15 點擊:

        核心提示:一、罵丁二嫂又走出家門了,背著一個背簍,扛著一把鋤頭。鄰居們有的在壩子里看試在做手里的農活,但眼睛里早就有了丁二嫂的身影,并努力追隨著丁二嫂的腳步,看今日丁二嫂將在哪塊地里駐足,開始她今日的勞作;有的在堂屋里看見丁二嫂從大門那個方框外的小道上一閃而過,也不緊不慢地走出家門,站在屋檐下,心里擔心著這個...

                                      一、罵

       

      丁二嫂又走出家門了,背著一個背簍,扛著一把鋤頭。鄰居們有的在壩子里看試在做手里的農活,但眼睛里早就有了丁二嫂的身影,并努力追隨著丁二嫂的腳步,看今日丁二嫂將在哪塊地里駐足,開始她今日的勞作;有的在堂屋里看見丁二嫂從大門那個方框外的小道上一閃而過,也不緊不慢地走出家門,站在屋檐下,心里擔心著這個丁二嫂會不會走向自家的土地,然后挖去本應屬于自己的收獲;有的站在二樓的窗口后面,躬身側眼把目光奮力擠出防盜窗,像一只豎起耳朵的兔子,盡力接收丁二嫂放背簍、擱鋤頭的聲響從何方傳來。

      丁二嫂高高舉起鋤頭,“突”的一聲把鋤頭嵌入了泥土。鋤頭被丁二嫂在堅硬的磨刀石上磨得發亮,寒光閃閃。丁二嫂劃出一道弧線,閃電一般一下擊在那塊土地的主人的心口上。畢竟是勞動果實呀,這下卻要讓丁二嫂白白占去了。

      人們的呼吸也在那一刻仿佛都停止了,人們在等待,等待今日丁二嫂惹上的是不是一個敢于站出來的主兒,是否敢于維護自家土地上的財產,是否敢于同丁二嫂爭論。人們有所期待,但更多的還是希望平平靜靜。

      無論是誰,只要敢和丁二嫂對陣,決沒有好果子吃,包括整個村落,都將沒有好果子吃。

      丁二嫂的反擊是聲嘶底里的謾罵。她雖是女人,但她可以從你八輩子以上的祖先一直踐踏到你八輩子以后的子孫,不分男女老幼,不分尊卑貴賤,在她的嘴里都是一層紙。她的謾罵就是一把犀利的刀,你所有的親人在她的刀下一戳就破,一捅就倒。

      丁二嫂的謾罵不僅在于犀利,更在于持久。丁二嫂精力充沛,她能從早晨開始,一直罵到晚上,又從晚上一直罵到第二天天亮,只要她愿意,她還可以接著罵。丁二嫂創的記錄是接連罵三天三夜,中間沒吃一碗飯,沒喝一口水,而且保持她慣有的精力和語言的強勢,只罵得對方跪地求饒、滿地找牙為止。被罵者縱有千般理由,也只能化著萬般無奈,心里只有后悔的份,悔不該去沾惹這個丁二嫂,悔不該憐惜土地上的那幾個玉米、那幾束高粱、那幾捆黃豆、那幾斤蔬菜或那幾背簍紅薯。哎,早知如此,就讓那個該死的婆娘拿去算了,和她爭論干嗎,完全是自找苦吃,自找霉運,自撞災星,自毀聲譽……

      丁二嫂,你白天吵吵罵罵還算了,我們還可以把你的謾罵當做勞動之余的消遣,關鍵是晚上,尤其是半夜三更的時候呀,我們都勞累了一天了,我們已經聽了你一天又半夜的謾罵了,我們都疲憊得非常想睡覺了,我們眼看著就要睡著了,可是你的罵聲又把我們驚醒了。你的罵聲在白天聽起來還沒有那么響亮,可在這人深夜靜的后半夜,整個村落就你一個人的聲音在發“飆”,就連我們的狗都怕了你呀,都不敢隨隨便便吠叫了,都躲在屋檐下靜靜地等待你收聲的那一刻呀。夜間的蛐蛐叫聲本來是多么優雅動聽,完全可以伴隨我們安然入眠,可而今全讓你給攪混了,整個村落就屬于你一個人了,你一個人就擁有著整個村落了。整個村落就是漂浮在你嘴邊的空氣,隨便你吸,隨便你呼,被你吹打得飄忽不定,搖搖欲墜。

      原本以為天亮了你總該歇息一會兒了,可你的精力還是那么充沛呀!你的罵聲嚇退了雞鳴,震落了露珠,連升起的太陽都明顯睡眠不足、心驚膽顫,躲在云后想多睡一會兒,偶爾露出臉,也是一張羞紅的臉,膽怯的臉。趕快躲避才是太陽你唯一的選擇。

      我們卻無以躲閃呀,我們只有用柔弱的耳膜,疲憊的大腦,顫栗的心去迎接這新的一天。

      丁二嫂,但愿新的一晚,我們能睡上一個安穩覺,求求你了……

       

      經過幾次這種“血與火”交鋒,人們完全領教了丁二嫂的威風。人們路上見了她,都躲得遠遠的讓道,更別提打招呼了,即使有膽大的打招呼,也是帶著一臉的獻媚相,小心翼翼地喊一聲“二嫂”,心里著實希望二嫂下次吵架少用些功力和時間,更希望二嫂不要謾罵到自家窗口,鬧得家里雞飛狗跳、人心惶惶。

      當然,人們從此也不敢再登丁二嫂的家門。

      那個膽大的敢去招惹丁二嫂,人們不去也不敢去責備二嫂,相反要責備那個膽大的人。你看嘛,你看嘛,丁二嫂就是割了你一背篼豬草啥,她要割你就等她割,不就一背篼豬草嘛,你要覺得可惜,你要是舍逑不得,你就到我家土頭去割嘛,要不我親自去割來還你嘛。你看你,你又把那個瘋子惹毛了,你明明曉得那就是個馬蜂窩,你偏偏要去戳。安逸了啥,現在安逸了啥,你聽她吵起罵起火起、把整個村子都鬧得個雞犬不寧你就舒服了啊?!今晚能不能睡一個安穩覺,現在還很難得說。你不要再還嘴了哈,不管她罵啥子,你聽了就是,你趴起耳朵裝沒聽到,不要搭理那個婆娘,千萬不要搭理,你等她那點兒“貓毛瘋”發過了,看能不能安靜下來……

      人們在努力勸解著“肇事者”,做好受害者的思想工作,宗旨就是要忍、要讓,忍得一時之氣,免得全村之憂。

       

       

      二、出走

       

      自從丁二被村民們把生產隊隊長的位置給他選掉了,丁二就在某個天沒亮,地不黑的早晨,人不知鬼不覺地黯然離開了村落、離開了家,同時也就離開了他開在鎮上的那間店鋪,離開了店鋪周圍以及店鋪通向家的道路上的所有牌友,好像也甩開了他所有的債務,更拋開了陪著他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已經生活得非常厭煩的妻子丁二嫂。

      總之,丁二遠走他鄉了,陪著他走上公路的是他養了五年多的土公狗花花。丁二背上背著簡單的行李,就這行李都是他背著二嫂偷偷收拾的,就幾件換洗衣服。丁二走出門的時候,妻子還在熟睡中,好像要把以前因為罵別人而耽誤下的瞌睡要在這個早晨通通把它們彌補回來似的。丁二嫂雖然沒有打鼾,但睡得確實太沉了,睡得失去了一個農村婦女應有的本性。按理,此時她應該起床了,起床后撒上一把尿,就應該走進廚房燃起灶膛里的煙火。讓火苗煮熟人食、豬食、狗食、雞食和鴨食。讓火苗燃起一天生活的開始。讓一縷炊煙在不明不暗的清晨裊裊繞繞升上屋頂、升上天空,好像一條白色的布條,把丁二多年來苦心修起的磚房徐徐拉動,晃晃悠悠、晃晃悠悠拉向村落的半空。讓房子里豬狗羊,雞鴨鵝,還有丁二和丁二嫂發出的聲響在半空中回蕩一下,讓那些聲響告訴村民們丁二雖不再是社長,但同樣生活得有滋有味。如果是這樣,丁二也許還可能留下,留下享受這份清晨里獨有的溫暖。可是,在丁二起床收拾行李,偶爾還弄出聲響的情況下,丁二嫂仍然還在熟睡,只有在丁二關衣柜門的時候,丁二嫂才在床上翻了一個身,嘴巴嘟噥一下,但聽不清說了什么,與她吵架時聲音的響亮清晰完全不同,然后吞了一把口水,咕噥咕噥又睡去了。

      丁二走出家門,在轉身要把房門合攏的時候,土公狗花花使勁從即將合攏的門的縫隙擠了出來。好像只有花花看出了丁二的異樣。丁二走在前面,花花走在后面。花花似乎聽出了主人腳步的堅定。丁二也能明顯感覺到公狗花花腳步的留戀和無奈。平常時候,花花一會兒走在主人的前面,一會兒又落在主人的后面,然后又會突突突狂奔幾步趕上主人。但在今天這個天沒亮地沒黑的早晨,花花卻一直走在丁二的身后,不超過丁二半步,也不落下丁二半步。有花花相隨,丁二心里升起一絲溫暖。

      丁二走在一條石板路上,石板路一會兒是竹林掩映,一會兒插入坡地和梯田,顯示出石板路的幽暗、曲折與漫長。丁二走在這樣的路上,公狗花花也沒有過多地打攪他,于是丁二就一邊走,一邊放電影般回想著近幾年來的生活。

      丁二首先想到的是一片掌聲。這掌聲響在三年多以前的那場村民民主選舉的大會上,當村長當著全生產隊的父老鄉親的面宣布丁二以絕對優勢票當選為梨子壩社社長的時候,那掌聲就在臺下噼噼啪啪響起。掌聲一直持續到丁二無限惶恐地走上選舉臺,站在一張臨時搬來的方桌的后面,無限深情地向社員們鞠了三個躬之后方才稀稀拉拉地停下來。丁二清了一下因激動而有些干裂的喉嚨,再用舌頭舔了一下同樣因為激動而有些干裂的嘴唇,然后就亮開嗓子說了一些感謝大家信任,一定要帶好頭,為大家服好務之類的話。村長和社員們對丁二社長的發言很滿意,又報以熱烈的掌聲。那時,丁二社長心里可能確實裝著老百姓,確實想為社員們謀一些幸福,讓全社人們跟著黨過上殷實、安康的生活。

      當丁二想到這里的時候,心里不知不覺也升起一股驕傲自豪的情愫。丁二把背上的行李向上拉了一把,接著丁二的心就開始漸漸走向哀傷。

      一股清洌的泉眼在丁二心里汩汩流淌。有一次,丁二在鎮上開社長大會,喝到鎮里為社長們提供的桶裝礦泉水,丁二喝了兩口,覺得寡淡無味。

      “呸,你這種水都可以賣錢!”丁二社長說,“我們梨子壩屋基后面那一眼清泉流出的水才算得上那個美”。水是從山崖下一壁石縫里沁出來的,經年不息,冬暖夏涼,清醇甘洌,滋養著整個屋基的老幼男女。用那山泉水煮的飯格外滋潤、泡的茶格外淳厚、洗的臉格外清爽。如果掬水入口,一股淡淡的幾乎讓你覺察不出的甘甜從你的舌尖一直浸潤到心底,美不勝收、妙不可言。凡是喝過這水的人都贊不絕口。熱情的主人要是再用這水做上一鍋潔白細嫩的豆花,再配上主人特制的辣椒醬,保管讓你終身難忘。最重要的是,從丁二社長記事起,梨子壩屋基可出了不少高壽老人。遠遠看去,一個精神矍鑠的老人正在地里鋤草,你以為他頂多七十歲,可你和他一攀談,搞不好就會告訴你他已經接近九十,甚至九十掛零,再贊他身體好時,往往他會非常謙虛地說,他差得遠,村落里還有好多比他年長、身體比他還健碩的老人呢。你要是問他們高壽的秘訣,他們大多會滿懷驕傲地說是喝了那山泉水的緣故。

      “只有這樣的水才算得上是好水,”丁二社長對其他社長說,“現在那些城里人喝的是什么水嘛,污染那么重,不吃出些怪病出來那才真叫怪,還假裝要喝什么桶裝礦泉水,你怕這桶裝礦泉水又會好到哪里去?要喝就只能喝我家鄉的山泉水。”

      “當然了,美不美,故鄉水嘛!”

      “尤其是你龜兒子屋基后面的山泉水啦。”

      “你不要逑吹,吹得玄乎神乎的,那你天天呆在屋里頭喝你那雞巴水,做你龜兒子長壽不老烏龜王八夢去。”

      “那你還不喊大家伙兒到你屋頭搓一頓,嘗一嘗你那神仙水,讓大家也跟著長壽長壽。”

      ……

      一群社長聽丁二社長如此介紹他的山泉,嘻嘻哈哈一頓奚落。

      丁二社長一點也沒有生氣,反而在心里有了一個盤算,他想把那山泉水也裝進這礦泉水水桶里,再取上一個好聽的名字,比如“長壽山泉”之類,拉到城里去賣。反正那多余的水流了還不是白流了,倒不如想點辦法把這水變成錢,為社里增添一點財富。

      可丁二社長的想法一說出去,馬上就遭到社員們的反對,尤其是梨子壩屋基人的反對,特別是那些七老八十的老人就更加反對了。

      “你想為大家致富的想法是好的,但哪里聽說過有賣水的法子喲?”

      “要不得,那水是拿給我們喝的了嘛,那個說要運出去拿給別人喝喲?虧你想得出來。”

      “你賣給別人了,還有我們喝的呀?”

      “光是想錢,你腸子想斷了沒有?就不想想大家伙的命嗦?”

      “再說公路都不通,你肩挑背扛送到城里去啊?當真要把水運成肉價錢哈,看有幾個城頭的憨包要你這么貴的水?!”

      ……

      大家的七嘴八舌完完全全打斷了丁二社長的想法,尤其是公路不通的理由完全說到點子上,這可是一個社長無法克服的難關。

      丁二回到家里,剛把想法說給妻子聽,妻子就給他一頓臭罵:“你以為你一個社長是好大一根官喔,你當真要為老百姓謀幸福嗦,你一天到黑腦殼頭想的就是這些烏七八糟的事兒,你就不想想你兒子初中馬上畢業要讀高中,將來可能還要上大學,要你這個當爹的出錢來供喲?你看嘛,剛剛修了房子,還拉親戚朋友一屁股帳,你就不想想咋過想辦法弄些錢來把帳還了?屁大一個官,做起那個樣子還忙得很啦,還要帶領大家發家致富了。呸,我闖你媽的齷齪,我倒你媽的八輩子霉,我嫁給你這樣的窩囊廢……”

      丁二嫂的罵不僅針對外人,對她自己的男人也不會好到哪里去。只是丁二嫂在丁二沒離開家之前要好一些,待人還算過得去。但丁二一走,留下一大堆爛攤子給丁二嫂,丁二嫂脾氣就變得越發的怪,沒有人敢去招惹她了。

      丁二的哀傷越來越濃,他忍不住回頭恨了一眼土公狗花花。丁二的這一眼恨好像要穿透花花的皮肉,再徑直達到婆娘丁二嫂身上似的。丁二吞了一把口水,眨巴著嘴唇想,我這一出走,可能就要好幾年喝不到家鄉水了。不過我一走,也就免得社員們再來找我說“聊齋”,更沒人找我要債,還告離了那個瘋瘋癲癲的死婆娘。唉,我走了,我就清閑了,好難得的清閑,到外面隨便謀個職,夠糊這張嘴就行了。

      丁二上了遠去他鄉的車,全社除了土公狗花花,沒一個人知道前社長丁二出走了。

      公狗花花看著主人遠去的客車,對著那個漸行漸遠的圓點汪汪汪吠叫了幾聲,然后無奈地回頭轉身……

       

       

      三、討債

       

      丁二遠走他鄉的消息是由丁二嫂發布出來的。

      就在丁二離開的那個早晨,公狗花花回家用頭掀開屋門,正巧丁二嫂起了床。丁二嫂翻身往床邊一摸,摸著一團冰冷。這個死人今天怎么起得這樣早?丁二嫂心里嘀咕,往常可從沒有這么早呀。丁二、丁二,丁二嫂一邊穿衣一邊大聲喊,可屋子里除了她短暫的回音就沒有別的聲響了。丁二嫂去開大門,這時候公狗花花就剛好頂進來一個頭,然后是全個身子。花花身上冒著熱氣,顯然跑過一程,那熱氣透過花花好看的毛,遇到清晨的冷,就凝成一顆一顆的水,水粘在毛的尖尖上。花花一進門就用力抖了幾下身子,一些水就撒在丁二嫂的臉上。去去去,你這死狗,這么早去哪里了來?

      丁二嫂在房前屋后找了一圈,然后站在自家屋頂大聲喊起來,丁二、丁二、丁二!你這個死雜種,大清早跑哪兒去了?丁二嫂越喊越大聲,越喊就越心慌,一會兒就把整個屋基都驚動了。

      “二嫂,你喊丁二干啥子?”

      “丁二這個死鬼,大清早的不曉得跑到哪里去了。”

      “是不是下田干活兒了嘛?”

      “干屁的活兒啊,他哪有這么勤快?這個懶鬼!”

      “那他是不是走街上你們那個門市上去了嘛?”

      “啥子門市!狗日的好久就沒去過問一下了,再說今天又不趕場。”

      “那你趕快打個電話問一下啥,一個大活人會跑到哪里去嘛!”

      最終丁二嫂在壩子里連哭帶罵的聲音告訴了村民們,前社長丁二走了,離開家、離開村子、離開鎮,去遙遠的他鄉了。

       

      “這個丁二,不就是隊長選滑脫了嘛,居然離家出走。”

      “就是,一個小小隊長有啥子了不起嘛,動得到這么大的氣啊?”

      “怕不是得你們想的那么簡單喔,龜兒子怕是出去躲債喔,聽說開店子向親戚朋友借了不少錢還沒還,還有修公路大家的集資款,聽新隊長說他也揣了一些在口袋里頭沒拿出來的喲!”

      “啥子唵?公路款都敢不拿出來啊!龜兒子膽子是不是太大了?!”

      “現在的人說得清楚啥子,什么錢都敢伸手抓來往自家口袋里裝。你這點兒錢算啥子錢,你沒看見那些報道出來的貪官,貪的那個錢才是錢,幾千萬、上億,你一輩子,再活幾輩子都沒見過那么多錢。”

      “可是以前沒聽說丁二有這么壞呀,聽說他在鎮上開的電器店生意很不錯喲,怎么就拉一屁股債走人,還貪污公款呢?”

      “哎呀,還不是那個賭害了他,你看只要有人喊他,不管大小都敢上場。我就親眼看到他兜里揣著一千多,一會兒就改了姓,變成了人家的錢。小小一個隊長,以為有好了不起,有好多錢拿來輸?他一年的工資加起來還不夠他輸一場。”

      “難怪不得,這次隊長選舉被選掉了,我看早就該下課了。”

      “龜兒子不下課可能陷得更深,我們集體的錢又可能差一大節,讓他下課是罪有應得,是挽救他。”

      “可是他差集體的公路款總要拿出來啥,當真這樣一走就了之了啊?”

      “你我過問啥子,新隊長曉得追究。聽說李七兌回來的公路款就在丁二手頭沒交,李七回來也曉得找丁二說說聊齋。”

      “就是,就要等李七去找丁二說過明白。你李七修公路的錢還在丁二腰包里,等于你李七的錢就沒投入到修公路上來,所以你李七就沒有資格從這新修的公路上走,更沒資格叫車拉東西從公路上過。我就要發動群眾堅決不讓你李七過!”

       

      人們關于對丁二的所有議論一下在梨子壩社傳開了,又從社傳到村,從村又傳到其他村。于是,丁二以前借了錢又還沒還的所有親戚朋友都聽說了,聽說了就由以前的親戚朋友變成了現在的債主,債主就要上門索債。

      可憐的丁二嫂,每天就要迎接這些上門要債的債主了。有的債主是“親戚”,丁二嫂還認識或大約認識;有的是丁二社長結交的“朋友”,丁二嫂就根本不認識了。

      “二嫂,你還在忙啊?”往往丁二嫂還在地里鋤草,就有認識或不認識的人站在地邊跟她打招呼。開始一兩次丁二嫂抬頭很快,無論認識的不認識都趕忙回應。

      “喔,是他表叔啊。不忙不忙,你好希痕(土語,很少來做客的意思)哦,你好久沒走我家來了,是那股風把你吹來的喲?

      丁二嫂一開始打心眼兒里高興。自從丁二走后,孩子在外讀書,就她一個人在家里。由于性情不好,幾乎沒有人來串門,悶得慌。現在有遠方的親戚來,心里甚是喜悅。丁二嫂在圍腰上揩干泥巴,扛著鋤頭走在客人身后引客人回家。

      二嫂,我來也沒啥事,來人見丁二嫂如此熱情,說話也就有些支支吾吾,想說的話想說出口又怕說出口,“二哥出去打工了啊?四十多歲了,咋過還想起出去打工喔,在家里就好過不得的呀?”

      來人轉彎抹角,使出全部拉家常的花招才說明來意。這時候就走到丁二嫂家門口了,丁二嫂的心也就從天空中的云彩一下落到淺水里的污泥里了。丁二嫂忍著心里的慌、心里的痛、心里對丁二的怨恨,強忍著淚把客人引進門。丁二嫂用山泉水煮了最好吃的飯,煮了最舍不得吃的臘肉給客人吃。丁二嫂從箱子旮旯里拿出積攢了好久好久都舍不得用、幾乎發了霉的幾百元錢,遞到客人面前,“表叔啊,我全家就這幾百元錢了,我把所有零錢都清給你了,真的拿不出一分錢了。還差你的錢只有以后還你了,你看行不,他表叔?”

      你看,誰說丁二嫂不講道理,誰說丁二嫂瘋瘋癲癲。其實丁二嫂通情達理得很呢。

      但丁二嫂的通情達理也就只有這么一次。等客人走了,晚上,丁二嫂側身躺著,面向墻壁,一個人,兩滴淚就從眼角輕輕巧巧地滑落下來了。丁二嫂躺著躺著,肩膀就有了抽搐,一扯一扯的。床前蹲著土公狗花花,側頭看著主人的背。

      以后,凡是有登門要債的主,無論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無論是親戚還是朋友,丁二嫂都一律冷眼相對了,只有一句話:

      “錢不是我欠你的,你去找狗日的丁二雜種。”

      再到后來,債主三番五次逼近家門,丁二嫂就關了門,手里有意無意拿上一把刀,刀磨得通亮。丁二嫂站在壩子里,望著債主罵,有時罵丁二,有時罵不相干的人和事,有時就干脆罵債主。

      罵著罵著,丁二嫂有時就罵自己。

      丁二嫂精神是有些問題了,人們在議論。因為現在丁二嫂已經完全搞不清哪塊地和哪些田是屬于她的了,她每天要么扛著一把鋤頭、帶上一些種子走到隨意的一塊地里播種,要么扛著一把鋤頭、背上一個背簍隨意走到一塊地里收獲。

      不要去惹她,全梨子壩屋基的人都有了一個共識,惹著她麻煩。

      再說也怪可憐的,終于有人也這樣說。

      土狗花花蹲在田間地頭,側眼看女主人揮起鋤頭,寒光一閃……

       

                                                 2011-9-7

      作者:稅遠才 錄入:稅遠才 來源:原創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2. 瀘州作家網(www.gb-intercorp.com) © 2020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3.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江曉英;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lzzjwbjb@163.com 蜀ICP備11026252號
    4. 彩票娱乐在线 www.uae-abandoned.com:岳普湖县| www.considerthereasons.com:板桥市| www.gluguru.org:朝阳市| www.wqqnw.com:厦门市| www.zybolimian888.com:南陵县| www.aluminumcane.com:大竹县| www.anapanasatiyoga.net:旬阳县| www.ftechcomputers.com:花莲县| www.919772.com:蒙山县| www.tssth.org:墨玉县| www.wagescout.com:黄石市| www.o8o7.com:申扎县| www.xishimeiecuador.com:新邵县| www.uidongmun.com:报价| www.z9697.com:余姚市| www.tourth.com:开江县| www.carbonsilver.com:汽车| www.bestincellular.com:惠东县| www.cp3320.com:施甸县| www.carakesehatan.com:石家庄市| www.cp1150.com:阿拉善右旗| www.woodenfences.org:梁山县| www.bustybarmaid.com:平果县| www.pentucketpride5k.com:顺义区| www.asmyachtsigns.com:平罗县| www.shyfgy.com:林芝县| www.kingsfishing.com:新津县| www.wentiangouwu.com:定安县| www.jk852.com:慈溪市| www.aoneproduct.com:精河县| www.czxinlai.com:田林县| www.qdsej.com:彭水| www.bloggerjomblo.com:武川县| www.ilovelingerie.net:永川市| www.maison-den-haut.com:叙永县| www.petshopkapinda.com:济阳县| www.mfrzz.com:芒康县| www.poengun.com:龙岩市| www.rlasurveys.org:湄潭县| www.gangesfruit.com:阳原县| www.01dyy.com:南陵县| www.iqhausa.com:石棉县| www.ccredimix.com:泸溪县| www.themossmagazine.com:乐至县| www.lapakpoker.org:东源县| www.waunakeeyoga.com:滕州市| www.guvamint.com:射阳县| www.kitchentechnique.net:宁化县| www.edunestinstitute.com:临邑县| www.snowkeyice.com:威宁| www.howlget.com:安福县| www.mikeharris-em.com:承德市| www.rs338.com:滁州市| www.welcolan.com:定安县| www.snrtyre.com:五寨县| www.yxjmei.com:丹寨县| www.primal2.com:大港区| www.pzbxyx.com:佳木斯市| www.yjkj1588.com:大丰市| www.xiduo520.com:永春县| www.trottracker.com:西安市| www.mindyworld.com:临城县| www.huwei688.com:友谊县| www.juandavidperafan.com:柳州市| www.ahmeterozenci.com:扶风县| www.frommybedtoyours.com:延安市| www.auktis.com:汝州市| www.jd-lx.com:武安市| www.cp6167.com:青龙| www.bcsdi.com:政和县| www.arabianpunchfront.com:五指山市| www.expressmasti.com:海阳市| www.lwtengrui.com:周至县| www.923007.com:英德市| www.cqtmc.com:合水县| www.phoenix-nr.com:敦化市| www.077189.com:石屏县| www.mermecinc.com:明光市| www.xinsss777.com:罗田县| www.mdhrh.cn:开江县| www.g7552.com:宁陵县| www.pa-secret.com:肥城市| www.zn577.com:巴里| www.rippan.com:祁东县|